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弄堂深深深几许

-----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街道老弄堂人、事、屋介绍

 
 
 

日志

 
 
关于我

当歌曲和传说都已经缄默的时候, 只有建筑还在说话。

网易考拉推荐

弄堂故事:吴宗锡细说陈云关心评弹往事  

2012-11-21 13:3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宗锡,1945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历任上海市军管会文艺处组长、文化局副科长、人民评弹团团长、文化局副局长,上海市文联第三、四届委员及常务副主席、党组书记。中国文联第四届委员,中国曲协第三、四届副主席,上海市曲协第一届副主席及第二、三、四届主席,江、浙、沪评弹领导小组组长,上海市第九届人大代表。

 

 

陈云与我的评弹情缘
——江苏路街道离休老干部吴宗锡细说陈云关心评弹往事


缘 分
  窗外是绿荫如盖的丁香花园和丁香别墅,DVD里播放着悠扬的古典音乐,尽管头顶飞霜,但神采奕奕,一点看不出87岁高龄的岁月痕迹……走近离休老干部吴宗锡,他每天的生活非常丰富,不是练书法就是与牌友切磋桥牌技艺,或听西洋古典音乐以及京剧昆曲。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吴老先生放下平日里的爱好,和我们谈起了他在担任34年之久的上海评弹团团长期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关心评弹事业的许多往事。
弄堂故事:吴宗锡细说陈云关心评弹往事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1945年抗战后期参加革命的吴宗锡老师,当年就读圣约翰大学(今天的华东政法大学)经济系,毕业后以会计的职业在轮船公司从事地下党工作,先后主持和参与了进步报刊《时代学生》、《新文丛》等的出版工作。1949年上海解放后,他被调到军管会文艺处开展戏改工作。1952年他进入上海评弹团,全面负责评弹团的工作。这位祖籍苏州人士这回算是“认祖归宗了一回”,这一干就是34年。
  吴老师说,这是一份缘,是他在长达34年时间里与陈云同志交往的基础

评弹迷
  吴宗锡老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与陈云同志因评弹而握手的往事。1958年,陈云要了解评弹情况,就让秘书到上海评弹团来取资料,吴宗锡当时很受感动,觉得陈云这样高职位的首长还那么关心评弹,实在是评弹事业的福音。1959年5月的一天,吴宗锡被上级领导找去谈话以后,于同年的11月专程到杭州向陈云同志汇报上海评弹团的情况,这一汇报竟然是近四天的时间。作为主要汇报人,吴宗锡把评弹艺术以及上海评弹团的情况向陈云同志作了认真的汇报,陈云同志认真地听,还不时插话了解情况。吴老师说,陈云同志的记性特别好,这次汇报的许多事情他不仅全部都消化了,而且在以后的交往中,发现他对上海的评弹情况已经相当了解,反映了陈云同志不仅是一个评弹迷而且还是很内行的呢。

弄堂故事:吴宗锡细说陈云关心评弹往事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名誉团长”
       陈云同志有时对一个书目反复聆听,如中篇评弹《真情假意》听了30遍。有时候,陈云同志还对一些书目进行细心地统计,如其中唱篇和说表、乃至噱头和正书的比重,并记下了许多唱词。陈云曾经戏称自己是上海评弹团的“名誉团长”,让吴宗锡等评弹工作者倍感温馨。
        在以后的几年时间里,陈云同志多次来上海,听评弹成为上海接待陈云同志的主要节目之一,吴宗锡也成为专业的接待人士,安排演出,陪同观看,汇报情况,吴宗锡忙得不亦乐乎。有一次,陈云同志到了苏州,便邀请吴宗锡前去。因多次与陈云同志在一起听评弹、说评弹,近距离的亲密接触,俩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同时陈云同志也给吴宗锡这位评弹团的领导人许多的指点与鼓励。


探望徐丽仙
  记得那是1960年1月,陈云同志在杭州大华、三元等书场连续听了上海评弹团为他安排的苏似荫、朱慧珍的《玉蜻蜓》,朱介生、徐丽仙、张维桢的《双珠凤》,薛筱卿、薛惠君的《珍珠塔》,杨奎斌、杨振雄、杨振言的《大红袍》《描金凤》等曲目,他不仅听评弹还对评弹书目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后,他对杨振雄、徐丽仙、余红仙、朱雪琴等演员关心备至,1978年徐丽仙因患舌底癌在京化疗,陈云还亲自去探望。

弄堂故事:吴宗锡细说陈云关心评弹往事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劫后重逢
       1959年到1965年6年间,他与陈云同志的来往非常多,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与陈云见面的日子,每一天的行程以及交往谈话的细节,并用文字记载下来。如陈云同志提出的“不要让青年就评弹,而要让评弹就青年”,“就青年,不停顿于迁就,而要逐步提高他们”等教诲,为上海评弹团培养青年评弹演员指明了方向。
       在那特殊年代吴宗锡与陈云的交往一度中断,直到1977年,劫后重逢,双方欣喜若狂,再一次为评弹而团聚。吴宗锡今天清楚地记得1981年和1984年与陈云同志交往的点滴:1月10日,他收到了陈云的来信,信中陈云对评弹关注有加;4月5日,两人在沪见面,陈云提出“出人、出书、走正路”;10月28日,写信给吴宗锡及何占春,谈了看到青年会书的简报,并指出了一些关于评弹的问题;1982年3月18日上午和吴宗锡等在苏州谈话,再次对“青年会书”提出了见解,并要求青年演员要多多培养男性等;5月1日,在杭州和吴宗锡等谈话,这次谈话的内容主要是对陈云文稿的编辑以及青年演员培养等问题……

 

伴随一生
  随着年事攀高,陈云来沪的频率渐低,但是评弹情结依然,直至病重时,评弹始终伴随着他
  吴宗锡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陈云同志是在1992年12月25日,那天在上海的西郊宾馆。因为身体不行,陈云同志这次来上海不像以往那样去杭州,而只在上海停留。那天,陈云同志与吴宗锡坐在沙发里,双方谈论的主要话题是杨振雄脚本《长生殿》的传承问题。
  谁知道,这一次见面,成为人生的永诀,1995年陈云同志在京去世。后来,吴宗锡知道,陈云在生命最后的日子,是在病房里的评弹声的陪伴下平静地离世的,对于这一点,吴宗锡半是欣慰半是悲痛。欣慰的是,陈云同志是在弹词的旋律中走的,悲痛的是与这样一位挚友般的首长再也不能切磋评弹促膝长谈了。
  吴宗锡说,自己离休后过着平静的生活,一生往事精彩莫过于与陈云同志的交往,至今保留着大量的与陈云同志的合影以及陈云同志的手稿,那是他今生参加革命、从事文化事业最宝贵的财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102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