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弄堂深深深几许

-----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街道老弄堂人、事、屋介绍

 
 
 

日志

 
 
关于我

当歌曲和传说都已经缄默的时候, 只有建筑还在说话。

网易考拉推荐

岐山村(愚园路 1032弄):文人墨客的云集之所  

2011-12-10 15:5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岐山村(愚园路 1032弄):文人墨客的云集之所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岐山村(愚园路 1032弄):文人墨客的云集之所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走在愚园路上,视线更多的是被那一幢幢独特的花园洋房所吸引,而对显得破旧的老式弄堂只是淡淡地瞟上一眼。这个时候,新式里弄就占了上风,它既有老弄堂的古旧,又有西洋花园洋房的风韵,自然不能错过。 

岐山村,就是这样的新式里弄,它东依江苏路,南傍愚园路,北临长宁路,是愚园路上颇为有名的新式里弄之一。宽敞整洁的弄堂内有各式各样的联体式三层花园住宅和独栋花园洋房。

1925年至 1931年间由美商中国营业公司、中央信托局以及一些富商等联建中西式三层楼房 70幢,再加上建于 1924年的四层花园洋房东苑别业 5幢,一共 75幢,可谓小有规模。当时业主借周武王发祥于岐山的典故冠其名为岐山村

清水砖墙、水泥拉毛的墙面,宽大的阳台上有暗绿色的木质百叶窗,拱形的门洞,螺旋形的罗马柱,使整个建筑群呈现出不同质感的视觉冲击。而建筑内的杨松打蜡地板光可鉴人,卫生设施一应俱全,考究的取暖壁炉,可见这里的住户身份地位都不同一般。

的确,岐山村内,官宦富商、文人墨客云集。独栋花园洋房主人多为外籍人士、晚清遗少、军政要员和工商富户,楼内装饰奢侈华贵、富丽堂皇,庭院内花木扶疏,夜夜笙歌,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连体住宅内的住户,多为洋行、金融、房地产等工商企业高级职员或文化界知名人士,他们的生活雅致而富有情趣。但庭院之间,竹篱、砖墙相隔,虽可推窗相望,却多不相往来。

著名爱国人士杜重远在上海时就寓居在此,当时结识了沈钧儒、邹韬奋、胡愈之等爱国人士,并与邹韬奋结为莫逆之交,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西安事变前,他多次和张学良、杨虎城在上海秘密会见,共商抗日大计,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也极为密切。岐山村内留下了这位爱国英雄的踪迹。

钱学森,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两弹一星元勋,1947年第一次回国后就住在岐山村。

电影明星祝希娟也曾居住在岐山村。她扮演《红色娘子军》里坚强勇敢的吴琼花让人印象深刻。在影片刚刚上映时,一位小开影迷为了撞见上唇有一颗黑痣、眼睛里充满野性的祝希娟,在愚园路岐山村弄堂口一等就是老半天。

而离我们最近的当是 20世纪 30年代叱咤中国文坛的巨匠,被誉为“百科全书式”专家的施蛰存先生。他是中国“新感觉派”、“意识派”和“心理分析”小说的真正鼻祖,和杜衡、诗人戴望舒曾被文艺评论家赵景深称为文坛“三剑客”,为此在上海轰动一时。

当年的施蛰存,意气风发,文思泉涌。创作出了一系列著名的作品《上元灯》、《将军底头》、《梅雨之夕》等等。而他主编的《现代》杂志,极具影响力,鲁迅、巴金、穆时英等人均在上面发表过作品。年少气盛的他与鲁迅也有过十分友好的交往,曾冒险刊发了鲁迅的重要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之后由于两人因为读不读古书的问题出现了分歧,而引发了一场论争。鲁迅称施蛰存是“遗少群”的“一肢一节”,是“洋场恶少”。施蛰存对鲁迅也有不敬之语。“洋场恶少”的阴影,笼罩了他大半生,他本名施德普,一气之下易名为施蛰存—“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势,以存身也。”

抗战以后,他开始教学生涯,主要精力转向古典文学教学和研究,同时还开始了碑版拓片的收集和整理。他的创作道路从鸳蝴小说到新感觉小说,从写旧体诗到现代派诗,从翻译外国文学到古籍整理,从作家到教授,从参与文学论争到理论研究……他历经了中国一个世纪的文化活动。在他身上,是“中国古典温雅气息与西方文化绅士情调”的奇妙结合。

施蛰存从 1952年迁回岐山村居住,直至 2003年因病逝世。他在岐山村内蛰伏了近半个世纪。跟施蛰存共事五十余年的钱谷融先生这样评价施蛰存,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他用自由主义的眼光观察、衡量一切。重性情,讲趣味,热爱与追求一切美的东西。他对待生活,就像对待艺术一样,随时随地都在追求生活中的趣味,生活中的美。 ”他像一个真正的隐士一样,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小寓所内读书、

研究碑版、写读书札记,翻译作品。愚园路上的人只知道岐山村内住着施蛰存,却很少看到过他出来走动。海外的学者倒常常辗转打听愚园路上那间北山楼门牌号码,李欧梵之类的人也拜访过施老先生,但大多时候,这里是安静的,只有他独坐窗前潜心学问的身影。

岐山村(愚园路 1032弄):文人墨客的云集之所 - 弄堂天使 - 弄堂深深深几许
文学大师施蛰存

 

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的作家李劼回忆起与施先生的交往:“我后悔当初没有早点登门拜访你。我一直误以为,你像其他前辈一样,被几十年的思想改造弄得面目全非。再说,我所在的那个中文系,你是被人谈论得最少、少到了几乎要被人遗忘的老前辈。”

2003 10月,施蛰存在病榻上黯然说道:“这些年,上海、北京文学界的老一代人,大都离我们去了,钱钟书、柯灵、金克木、赵家璧,我的老朋友都走了,只剩下我了……” 11月,他悄然辞世,享年九十九岁。如同他的后半生,孤寂而淡然,即使离开,也是默无声息地。这与巴金百岁诞辰的热闹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年已九旬的徐中玉先生说:“施蛰存先生在海外影响很大,他也是我 50多年来无数朋友里见识最广、建树最大的人。巴老仅比施老大半岁,两人在翻译上都有优秀的业绩,其他创作道路则不同。巴老如今健在,而施老这一走,国内这个层次的人几乎没了。”

    了解了施蛰存先生的百年经历,对愚园路、对岐山村有了更深的认识,这里不仅仅是上海繁华旧梦的发生地,这里更有海派文化的底蕴。如今再到愚园路,再到岐山村,有谁还记得梧桐扶疏的窗前,那个寂寞的身影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1811)|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